毛主席、蒋介石都看重的新疆省主席到底是谁?

新疆维吾尔族人包尔汉出生于俄国,但是一位坚定的反对分裂主义的爱国者。在上世纪40年代,他被毛泽东和蒋介石都选定为新疆省主席,是新中国成立后唯一职位没有变化的省主席。包尔汉阿山平乱很有传奇性……

毛泽东看中的省主席包尔汉

1932年,包尔汉学成返回祖国。

在包尔汉归国期间,新疆发生了一些大事。这些事件直接导致包尔汉作为宣慰使宣慰阿山区。

就在包尔汉在德学习期间,甘肃的军阀马仲英先后两次率兵进入新疆。1933年春夏,他第二次乱疆,竟然把省会迪化城都围困起来了。四面楚歌的迪化城爆发了“四·一二”政变。“九·一八”事变后,由苏联退入新疆的东北抗日义勇军将领和归化军联手发动军事政变,把省主席金树仁赶下台,刘文龙被推举为临时政府主席,具有实权的东路剿匪总指挥盛世才被推选为新疆督办。

“四·一二”政变导致了新疆的盛世才时代。

盛世才是辽宁开原人(与建国后辽宁省省主席杜者蘅是同乡),三年前,他来到新疆时只是新疆督办公署的一个小小参谋,后升任参谋主任,在镇压哈密暴动和对马仲英的作战中,立下战功。他不到三年的时间,就从一个参谋主任变成了掌握新疆大权的新疆督办。这次“四·一二”政变是新疆多年动乱和各种矛盾发展的结果,而乱世枭雄盛世才一举成为了新疆的实权人物。

5月中旬,还逗留在莫斯科的包尔汉证实了这则消息,决心回国参加新政府工作,实现他振兴新疆,维护祖国统一,为新疆各族人民办好事的夙愿。24日,他飞抵柏林办完了公私事务,28日飞回莫斯科,30日转乘火车东归。6月初,他一踏进国门——塔城,新政府就电令他出任阿山宣慰使,平定叛乱。

阿山是新疆一个形势较为复杂的地区。早在1932年冬,曾在阿山淘过金的马豁豁领着马仲英部将马如龙等人潜入阿山,暗中发动叛乱,号召建立“伊斯兰国”,阿山七十二道金沟的淘金者首先作乱,各县各部落头人宰黄白花头羊,宣誓结盟,攻城杀人,3月,打到了距阿山区首府承化县城十多公里的阿苇滩。阿山行政长魏镇国率部迎战马如龙,打死了自称“刀枪不入”的马永福。可省主席金树仁被赶下了台后,逃到了绥来县城,电令魏镇国率部南下救驾。魏镇国撤离承化城前,将行政长公署、商店、克兰河大桥等建筑物付之一炬,叛将马如龙乘虚进入了承化县城,然后,自称为旅长,在承化城洗劫。5月初,马仲英所部叫马德祥的团长诈降。盛世才让他派人去阿山劝降马如龙。马德祥虚与委蛇,派“祁少爷”和马宝等三人,明着带他的亲笔信到阿山去劝降,暗地里派得力干将哈族人塔其赫、回族人丁万启、韩沙拉等人,各携一支快枪,骑快马抄捷径,比“祁少爷”等人先两天到达承化城,怂恿马如龙进扰阿山区。“祁少爷”三人赶到承化城后,见此情景,劝降之事连提都没敢提,阿山仍然处在一片派混乱之中。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省新政府电令包尔汉出任阿山宣慰使,平定叛乱。

包尔汉一行五人骑马乘驼,从塔城就道向阿山进发,他先后在途经额敏县和达霍布克时,劝说当地的首领反对分裂,实现全疆和平,早日开始新疆的建设工作。6月27日,到达阿山道唯一比较安定的吉木乃县萨吾尔山脉,与当地首领沙里福汗·精思汗、艾林郡王和先期到达的省政府代表巴彦毛拉会合。然后,他与沙里福汗·精思汗,巴彦毛拉和艾林郡王一起开始了紧张的劝导工作。经他们工作后,第六天,在萨吾尔山召开了阿山区西部各县部落头人会议。会议议定了三件事:

一、联合阿山全区民众,共同反对马如龙建立“伊斯兰国”的分裂活动。

二、以艾林郡王、沙里福汗和包尔汉的名义致函给阿山区西部各县的部落头人,提醒他们不要上分裂主义者的当,并保持联系,随时通报马如龙活动的讯息;致函马如龙劝他放弃分裂活动,拥护新的新疆省政府。

三、派遣朱什阿比泰、曼坎卡比里等带上艾林郡王14岁的长子达烈里汗·艾林代表阿山区跟随巴彦毛拉一同晋省输诚,筹备武器弹药等事宜。

这时,阿山区可使用的武装力量,只有沙里福汗·精思汗为反对金树仁而临时组建的300多人的牧民自卫队,其中部分人已回家随畜群到了牧场,部分人牧战马去了,剩下的只有百几十人,弹药也少得可怜。包尔汉说:

“没有武装力量做后盾是很危险的。”

“只有这些人马了,没别的办法。”沙里福汗·精思汗说。

包尔汉想了想,说:“禾木、冲乎尔有俄罗斯族农民自卫队,我们马上派人去布尔津县禾木、冲乎尔联络他们。”这个俄罗斯族农民自卫队的首领伊万诺夫、金克夫都曾在沙俄军队服过役,很有作战经验。伊、金二人答应听从包尔汉的调动。

随后,包尔汉又亲到和布克赛尔向鄂亲王借了50名蒙古族牧民武装骑手。

包尔汉运筹刚刚好,马如龙就派塔其赫领着300精锐骑队攻占了吉木乃县城。随后,塔其赫又派人偷袭包尔汉等人驻地——萨吾尔山,包尔汉与沙里福汗·精思汗指挥民团应战,俘获了塔其赫侦察小分队18人,缴了他们的枪。然后,放他们由原路返回,并带话给塔其赫:

“如果你们来打仗,我们在巴古西克迎候,如果为了别的什么,就请原路返回,否则我们就不客气了!”

塔其赫孤军深入,不摸底细,又看对方处理得十分从容,当天就带着人马逃离了吉木乃县城。谁知在撤退途中又遭到俄罗斯族农民自卫队的伏击,伤亡惨重。这下可好了,塔其赫此举激怒了他手下一个士兵,他的手下一怒之下从身后开枪击毙了塔其赫。

包尔汉的这一出“空城计”成功了。

8月底,马仲英在与盛世才激战之余又命他手下的团长马赫英为师长,率50余名骑兵由奇台北上到承化,准备在阿山捣乱。马赫英到达后,立即从马如龙煽动的青壮年中挑选出800人,组成主力——第一梯队,将其余3000余人分别编成第二和第三梯队,加紧进行军训。与此同时,他还擅自“任命”头人寒大庇亚贝子为阿山副行政长、布哈提为承化县长,强令他们负责粮食供应事宜。

9月15日,马赫英指挥三个梯队离开承化城,向西向布尔津移动。然后,派人到布尔津县阔斯特克,送信给包尔汉和沙里福汗,指名要包尔汉和沙里福汗前去谈判。包尔汉说:

“我们已布置好了,马赫英若知趣的话,最好来缴械投降。”

当天夜晚,马赫英部的一部分人马渡过额尔齐斯河向吉木乃移动,妄图迂回分割包围包尔汉和沙里福汗的部队各自驻扎的萨吾尔山与布尔津两地。

包尔汉和沙里福汗率部渡过额尔齐斯河,到达萨吾尔山前的柯克由仓高地上。这时已经开始降雪,气温骤冷,将士们露宿在野外。谁知当夜马赫英的韩沙拉团长率精兵400人,由一个叫萨里科提拜的哈萨克族人当向导,妄图偷袭包尔汉和沙里福汗的部队。不知是向导故意绕圈子,还是真的迷了路,他们走不到40里的路,天放亮才急急赶到柯克由仓高地,结果,被包尔汉等人的民团阻滞在阵地的西边。韩部是仰攻,火力发挥不了,伤亡很大,便退去。

晌午时分,韩部20个人举着白旗来求见包尔汉和沙里福汗·精思汗,说:“我们本来不愿和你们打仗,只是前头发生了误会才打了起来。我们要去塔城,请让我们过去。”

包尔汉提出:“要想从此通过,必须放下全部武器。”

正在谈判时,马赫英指挥3000部众,漫山遍野,突然高喊着“杀!杀”声冲来。牧民武装乱了阵脚,纷纷勒转马头而逃,混乱中,包尔汉指挥的吉木乃牧民武装仍保持着战斗队形,边打边退,从一个山坡的侧翼撤出了战斗。马赫英打进萨吾尔山,洗劫了那里的老百姓和艾林郡王府,连包尔汉的行李衣物也被劫去。但马赫英也不敢贸然久留,便抛弃所抢的物品向塔城窜去。

马赫英撤出阿山区后,包尔汉又周旋于阿山各部落和各种势力之间,苦口婆心,调解矛盾,说服他们承认沙里福汗·精思汗的领导地位。包尔汉宣慰阿山区,奠定了他在当时新疆省政府中的地位。

包尔汉完成了宣慰阿山区的使命后,于1934年6月19日,才回到省城迪化,任裕新土产公司总经理。

毛主席、蒋介石都看重的新疆省主席到底是谁?
  • 有个人把历届金马颁奖礼都看了一遍,告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

    文 | 独孤岛主作为几乎可以说是华语世界最具公信力与包容度的电影奖项,金马奖如今呈现在大众面前的主流形象标志,是一尊奔腾的金马。身处承平年代的观众可能已经忘记了,这个奖在1962年初创于台湾之时,取意有个人把历届金马颁奖礼都看了一遍,告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

  • 害怕被赶出豪门拼命生孩子的十大女星

    入豪门是很多女人的梦想,女明星也毫不例外。相比而言,女明星更有嫁入豪门的身体条件和机会。但是,豪门之所以是豪门,其中有一个特点就是人多。豪门公子哥、富商们在相中某一位女星前,通常都会委托相学专家、风水害怕被赶出豪门拼命生孩子的十大女星